该和父母谈遗嘱吗?

不少家庭常发生上一代过世后,下一代争产的纠纷,为避免亲人理不清家产而失和,家中成员该怎幺及早沟通、做好节税规划?「谈死亡」一直是国人的禁忌,为了避免触霉头,多半被视为不宜谈论的话题,然而,人人都有离开人世的一天,如果当事人没有交代,身后事如何处理、遗留物如何分配,往往让许多家庭在悲伤之余,因此产生纷争。

财产理不清
家人添困扰

为钱反目的连续剧剧情,成功大学附设医院安宁共同照护护理师邱智铃在病房内看过不少,特别是在患者没有事先规划的情形下,更让家人后续处理上增添不少麻烦。

一种是「为遗产怎幺分配而争」,尤其发生在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内,往生的长辈若没有备妥一份具法律效力的遗产分配文件,子女彼此怎幺分,难免有不公平的争执。她表示,许多患者会先拖过一段时间才往生,甚至在意识不明期间,遗产问题就浮出檯面,不乏有家属在医院为此产生争执。

另一种是「财产相关的物品,只有当事人清楚」。她就曾遇过一个老荣民,娶了不识字的年轻太太,平时都是他掌家中经济大权,按月给太太菜钱,当他因肺癌末期住院,短时间内已意识不清,也无法交代后事,往生后,家人没人知道他帐户有多少钱、印章藏哪里,更遑论哪个印章是对哪个户头,让家人处理时很困扰。

立遗嘱
不只为分家产

国立台北护理学院生死教育与辅导研究所教授林绮云指出,国人对遗嘱有种迷思,似乎把死亡当作是「别人的事情」,事实上,预立遗嘱的目的,是让人在意识清楚、有自主行为能力时,表达出对自己身后财产的意见,而不是身后才任人摆布,或造成意见不同的子孙为难。

遗嘱重点不只有遗产分配,她提及,国外很早就有遗嘱的观念,不是为了交代遗产,而是基于宗教目的,对自己一生来忏悔、交代心愿,跟大家说再见、对不起与谢谢,这种告别动作,其实相当窝心,让死亡不只是一段伤痛。然而,演变至今,多数人对遗嘱的重心,都只放在财产的分配上。

与长辈谈遗嘱2要点

1.找对时机,感性切入
由于生前规划牵涉到个人主观意识,林绮云认为,即使晚辈出于善意提醒,也不适宜开门见山来鼓吹,她强调,时机很重要,比如:看到电视上有灾难新闻播出,就可谈及,若是自己遇到类似情形,会希望家人如何处理后事、记得帮忙完成什幺事情等,听听大家的意见。

此外,「家」是最合适谈论的地点,透过感性一点的语调,不一次就谈论结束,因所有生前规划,就是透过整理、分享,让当事人及家属遇到死亡到来时,能安心,而不是有遗憾。

2.打破禁忌,双向沟通
「谈遗嘱是双向的互动,不是单一方要交代或是要答案。」林绮云指出,虽然还是以当事人主动为佳,但有时候,拒绝谈死亡的不是长辈,是晚辈以「不要讲这个」、「想太多了」字眼,终止可能开启的谈话,让这类话题更加成为禁忌。

由律师见证
且能随时更改

林绮云强调,最有效的沟通,建立在彼此的关係是否够好,像有些家庭,父母跟子女辈本来就冲突不断,怎幺可能好好温情交流、放心论及财产事宜?她指出,在亲子关係不佳的环境中,当事人的确有可能对遗产另有规划,未必一定留给子女。

曾有一名住在养老院的老人,为了感谢院方对他的照顾,在日曆上留字,指定将遗产捐给养老院,虽然家属有异议,不过,经比对确定是老人的笔迹后,仍依照他的心愿捐出遗产。

但类似这样的案例,能善了的又有多少,因此,林绮云建议,遗嘱最好经律师见证,具有法律效力为佳,如此可作为人情无法处理时的最后依据。她也提醒,立遗嘱应根据当下状况,有什幺就交代什幺,且可随时更改文件,如同出远门者会对家里人、事有所交代一般,才能慢慢破除「立遗嘱会招致死亡」的迷思。

房间的私人物品,你想分给谁?

「遗嘱不限于有年纪、有资产的人才能写。」国立台北护理学院生死教育与辅导研究所教授林绮云在教学课程中,引导学生提早写下生前规画,许多学生起初很茫然,疑惑地问她:「老师,我又没什幺钱,要写什幺?」她回应:「没有钱,就从房间的东西要送给谁开始写起!」这才让她们仔细想这个问题,过程中她们惊喜表示,想起更多想关心的人,她笑说:「就是这份感动,所以任何变故不足惧;也唯有从自己改变观念,才不会让后辈为了处理后事而伤脑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