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种部队对越南特种兵的血腥复仇

说起特种部队,人们很容易想起英国的哥曼德、美国的绿色贝蕾帽、德意志"捷豹"、以色列的"闪电"突击队......这些各标异帜的精锐之师,以超能力的战斗队员、超常规的编製装备和神秘莫测的战斗行动,在世界战争舞台上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其实中国使用特种部队的历史很久远,红军时代就有精锐"手枪队";抗日战争中"敌后武工队"大显神威;朝鲜战争时期,中国特种部队曾炸毁美军重要桥樑,破坏美军整个战役布势,最有名的是中国特种部队奇袭南韩最精锐的首都师白虎团团部的行动,为中国粉碎白虎团作出了决定性贡献。中国使用特种部队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应该是80年代初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中越十年特种战争残酷无比

谁知越战一结束,骨子里实际是民族主义的越共当即把作战方向转向中国,同前苏联结成军事同盟,声称整个中国广西都是越南的,并以武力移动边界。而骨子里同样实际是民族主义的中国对此难以容忍,于是两国边界冲突愈演愈烈,最终爆发了一场长达十年残酷无比的边界战争.战争初期越共就大规模使用特种部队袭击中国,造成了较大的伤亡。据参战者反映,当时的越南特工全是曾一再战胜美国特种部队的高手,他们实战经验异常丰富,极端民族主义思想使他们不怕死、敢于发动自杀性攻击;不怕苦,能在热带丛林中趴数天不动,浑身全部被甲□蚂蝗咬烂而仍坚持寻找对方疏忽构成的攻击机会,特别难对付。

对越反击战伤员救护现场

越共特种部队曾袭击了中国一个野战医院,数百名伤员和医生被越军以非常残酷地方式杀死,结果激怒了中国,中国派出特种部队报复,从此中越间爆发了一场世界上少有、不为人知、极端残酷的特种战争。

中国当时的最主要法宝是带特种部队参观越军暴行,和越南侵佔中国领土的罪证,激起中国特种部队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完全消除了对死亡的恐惧,心中只有报复的念头。

当时中国参战部队每人一个自杀用的手榴弹(光荣弹),作战受挫时自杀毫不犹豫。越军也是一样。中国特种部队战斗中从来没有人被越军活捉,而要活捉一个越军特工也非常难。战争打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痛心。

在一次袭击越军腹地指挥和通信系统的战斗中,中国特种战士冲进房间瞬间用无声武器冷酷无情地击毙所有对手,收缴文件,最后实施爆破,前后不超过1分钟,而自身无一伤亡。中国特种部队连续不断地发动这样的袭击,越南死伤惨重为之胆寒。

特种部队对特种部队的战斗中,中国也佔了上风,越共特种部队损失严重,同时越来越难以渗入中国阵地。


据被俘的越军特工反映,中国特种战士特点之一是"手太重"。在一次伏击战斗中,中国某特种战士瞬间就徒手弄死了3个越军特工,事后他还说,谁知道越军特工这麽不经打,想抓一个活的回去给其它部队看看都不成。不过战争是残酷无情的,中国特种战士如果不是炼就了这样一招至敌于死地的"重手",他们自己就不可能活着从战场上回来。

中国特种战士用"重手"大开杀戒,发动一连串无情的袭击后,越军最终通过前线广播要求双方停止特工战。中越间边境战争以越南实质上屈服而告终。

㊙中国特种部队对越南特种兵的血腥复仇
对越反击战

十年战争给越南社会造成了重大的创伤,越南北部寡妇无数,近年笔者去中越边境,当地人说:越南人至今一想到中越战争仍痛哭失声。但这场战争使中国特种部队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深受上级重视、同时近年曾大规模参加实战的特种部队之一,如今中国特种部队中的指挥官几乎全是当年的战斗英雄。

越军特种部队的覆灭将来可以写一本书,据说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怎样捕捉到越军的行蹤,具体情况不详。粗粗看来,作战颇为简单,南京军区调集侦察部队实施反击,做法是用另一台雷达为诱饵,越军上当中伏,全军覆没。

如果真的这样简单,那越南特种部队也就不叫特种部队了。据萨所了解的情况,颇有一些独特的细节。

首先「南京军区侦察大队」的称号就不对,其实这次「特种对特种」的作战,是当时正在雏形的中国特种部队实施的一次成功行动。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一来中国至今对特种作战保持缄默,二来当时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确实还没有成立,三来这支部队的前身和南京军区有千丝万缕的联繫 --和渡海作战的目的有关,不过估计不会有抓人的任务,因为不论台湾方面如何说,说到底他们还是中国人,而中国人为代表的东方军队在作战中的表现无一不象狡狐,出手就把对方统帅抓了去,近代东方军队无此先例,倒是阿拉伯老哥出过不少洋相,---传成这样的番号不足为奇。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现在已经有所曝光,这支在南疆立功的部队,前几年兵器知识杂誌曾经登出过一张他们的照片,没有什幺内容,外行人也不会注意,但是他们印刷粗糙的臂章暴露了其真实身份,那是一种兇猛的猫科动物,也正是这支部队的代号。

当时这支部队没有番号,我倒愿意给他们一个绰号,就叫做「周瑜部队」好了。

为什幺叫做「周瑜部队」呢?因为据说他们的指挥官是一个带眼镜的陆军军官,而且酷爱音乐,能自己谱曲,在军中称为美谈。戴眼镜的军人如果不是有特殊的才能,根本就不会存在于军队之中,「周瑜」也一样。从当时的简报看,他们出发前进行了仔细的训练,并责成前线提供相当的情报,到达后,一星期就捕捉到了越军,并在地方部队配合下将其歼灭,他们到达的同时,中国炮兵对越南纵深进行了两次惩罚性的炮击。

根据若干蛛丝马迹,萨认为这一仗更重要的功夫在盘外而不在战场,当越军出击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灭亡。其过程应该是这样的。


中国军队对袭击作战的针对性训练和演习是在后方而不是前线进行的,现代的观通手段为他提供了丰富的现场地形情报,甚至很可能效仿以色列人预先製作了现场仿真环境来实施演练。同时,收集的情报,应该是证明那支神秘的越军特种部队还在当地活动而没有回后方。这就突出了两个要点,第一,「周瑜部队」的袭击真正实现了突然性,越军直到挨打对他们的存在一无所知;第二,越军特种部队留下,当然不是为了辅助前沿部队作战,他们的目标,必然是中国军队补充上来的第二套雷达,因此,诱饵也就好定了。

尔后,中国炮兵有意发动两次炮击,给越军造成压力,迫使越上层催促这支部队出击。可以说,是越军的上层指挥官把他们的特种部队注入了死地。而「周瑜部队」从到达前线,就一直在固定的地点埋伏,依靠其出色的军事素养,真正象一片落叶一样隐藏在桂南的密林山岭中。至于他们如何推断出越军的袭击路线,则不得而知。


战斗的过程激烈而短暂。越军发现上当,但依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捷突破了地方部队的阻击线,按照预定路线紧急撤离,而他们撤离的路线上,早已张开虎口的「周瑜部队」在极近的距离上发动了袭击,由于中国人的训练,武器,人数,时机,地形都佔有优势,越军几乎来不及抵抗就大部被击毙,越军指挥官和四五个部下退到在一个山坡上抵抗,宁死不降。

㊙中国特种部队对越南特种兵的血腥复仇
对越反击战

如果把越军弹药耗尽,也许可以抓到活口。但「周瑜」下令狙击手开火,结果越军全部被击毙。从东方军队对俘虏问题的看法出发,我认为「周瑜」的做法与其是残忍,更像是一种「惺惺相惜」,一种对于敌方优秀特种部队军人的尊重,我想他若自己落到如此地步,也是宁愿战死而不愿被俘的。在战斗结束后,中国方面为越军阵亡人员立了一座墓碑,中国通知越南方面,随时可以将这些越方人员的遗骸运回国内。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支狡诈而兇悍的越南特种部队,其指挥官却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女军官!她在知道逃生无望的情况下带头向中国军队的阵线猛冲,被当场击毙。

眼镜和女人,谁能想到中越两国最精锐的部队主官,却带着两个和军人形象颇为矛盾的特徵。

我曾经奇怪,这位「周瑜」为何默默无名呢?军中的朋友告诉我,如果进行英模报告,这样的军人就变成了「国宝」,大概是不会参加下一次战争的,而「周瑜」这样的人物,是特种部队的老祖宗,怎幺能随便亮相?如果计算中国特种部队的奠基人,绝对应该算上「周瑜」。非常遗憾的是,中国特种部队正式成立不久,这位「周瑜」就遇到了不幸,--不是阵亡,而是在回营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身亡--连雷锋那样的因公殉职都不是,就是一起简简单单的交通事故,肇事的是一辆违章的大货车……这位能谱曲的特种部队指挥官。哎,可惜了。

这是老山作战之后的事情了。

松毛岭防御战的高峰是七月十三日上午,越军前线部队突破150高地防御,张友侠收缩兵力,在松毛岭主阵地和越军对峙。越军向前突进到张友侠团指挥所下方的山谷里,从那里架起迫击炮对中国军队的阵地猛烈炮击。

这时,炮兵拒绝了步兵请求炮击这伙越军的要求。

步兵几乎要磕头了,炮兵还是一句话:不打。

不是炮兵傲气,是真的不能打。当时三十八军的一位老参还是十四军的炮兵排长,他说:「没法打阿,我们团都是加榴炮和榴弹炮,弹道比较平,榴弹炮好一点儿有松毛岭挡着也打不到岭下的山沟阿。我们的炮弹都擦着松毛岭的山脊,象剃头似的,还是打到越军身后去了。我们团长不敢再打近了,那时候我们装的是触发引信,灵敏度很高,打中根树枝也会爆炸,那不就成了用空爆弹打仗了?」

步兵也明白炮兵没办法,把大炮搬上山那根本不可能,但自己阵地的近程炮火不够狠,还要打越军步兵,无法打掉越军炮火,只好报到师里求援。

这样,就给了装甲兵一个参战的机会。

因为老山背后,有五个坦克连,一直在待命出击。

装甲部队在老山一线名声不佳,被步兵称为「死猪不怕开水烫」,因为坦克兵都倍儿精神,倍儿上相,不象步兵在前线洞里简直连裤衩都不穿。问题是老山地形崎岖,用不上他们啊,当兵的老在后头趴着,那谁会瞧得起你呢?

㊙中国特种部队对越南特种兵的血腥复仇
对越反击战

从七一二打响,装甲兵就等着让他们上去,但是没有任何消息。也是,坦克又没有翅膀,能飞上李海欣高地幺?好容易等到上午,通报越军装甲部队出动了,坦克兵们一片欢腾 --中国的装甲部队打仗少,有点儿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没想到几分钟以后通报,我军的排炮打中越军坦克,越军坦克两辆被就地击毁,一辆被掀翻落入清水河中,其余从水口方向逃跑……搞得装甲兵象泄了气的皮球。

现在命令终于下来了,命令他们驶上松毛岭东侧山脊,打击越军一线冲锋部队和携行火炮。

这是个相当不错的战术,因为坦克的机动性比普通大炮好多了,可以上山--当然松毛岭的坡度也够驾驶员喝一壶的,--而且适于直瞄射击,还不怕越军普通步兵火器。前面提到姓常的老参就是老山装甲兵出身,他的坦克一爬上山,就把他吓了一跳。

他吃惊的是越军依然保留了「旗手」这个古老的建制, -- 我军也有旗手,那是夺取老山时的临时职务,一般作战是没有这个危险的职位的 --而越军步兵居然簇拥着旗手,举着军旗向中国军队阵地猛扑,那气势还真有点儿吓人。

坦克的炮弹把越军的直瞄炮火和旗手一起打掉了,越军失去了跟随的目标,后退下去,他们用各种火器向坦克开火,但是在两千米的距离上对坦克的装甲毫无用处。常老参的部队只有一个北京的城市兵负了伤,他是冒险跳下车给坦克指路的时候被打中的,一颗越军重机枪子弹打碎了他半边的牙齿。对这样的英勇行为装甲兵嘲笑的却很多,因为这个北京兵曾经嘲弄大家:「老山,北京也有个老山,离八宝山一站地。」大家都说中这一枪是因为乱说话,否则,子弹干吗不打他的屁股?目标可大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