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一位拥有18本篮球着作的作家,Phil Jackson在CBA时代的助教。在Jackson上任成为纽约尼克总裁后的首个赛季里,Charlie每个月都会花上1天时间和Jackson共处,听他聊球队阵容和自己的新角色,记录这位名人堂教练在变身成球队高管的过程中的真实声音。

禅师档案:Phil Jackson转职总裁 日常工作全曝光

禅师档案:曾险训哭JR 重掌教鞭仍难救尼克

日期:2015年2月24日

尼克战绩:10胜45负

精品阅读:禅师档案Goran Dragic堪比Harden 在飞往波士顿备战接下来那一晚对阵塞尔提克的比赛前,Phil Jackson坐在尼克“柏油村”训练中心的个人办公室里,房间比较低调,有几张普通的椅子,还有一张比较醒目的整洁桌子。

确实如此,这个房间里最有意思的特徵就属那些安在墙上的镶了框的、海报大小的照片了,所有这些照片都是出自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御用摄影师的镜头,内容都是1970年的尼克夺得总冠军的场面——按照当地的说法,这支球队迄今依然被大家称呼为‘老尼克’。在这些照片中,有Walter Frazier飞跃在空中準备来一记跳投;有Red Holzman站在尼克的板凳席前,边吼边指着某物抑或某人;其它动态镜头聚焦的还有Willis Reed、Bill Bradley。这幺多照片里,最棒的要属乐开了怀的David DeBusschere尔拿着一瓶香槟朝Howard Cose本就已经溼透的头发上浇去的那张。

这儿并没有Jackson的照片,在那个难忘的赛季里,Jackson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从他的脊椎融合手术中恢复健康。

Jackson拿上他的外套和他的胀鼓鼓的公文包,Marti把他送到了“癡人说梦”。这是位于柏油村的一家光线昏暗的餐吧,店名灵感来自于马克思兄弟的一部滑稽电影。选单上列了超过100道菜品可供选择,包括“纽约人汉堡”,不过Jackson就点了汤和一份杂盘沙拉,之后他开始一一解答近期出现在新闻报道中的多个内容涉及他和尼克的问题。

Jerry Krause(译注:前公牛总经理)说你接手尼克的工作仅仅只是为了钱,你怎幺想?

Jackson:我听说过这事,但我没看过那篇文章。不过我知道一点:如果一个记者想从诸如Jerry这样的人那里搜到类似这样的料,他对自己会得到什幺肯定是心里有数的。对Jerry这个人,我始终力求积极地看待他。我是真的不知道他的所指从何而来。我的意思是,对于我来说,接手这工作还有很多比钱更重要的因素。其中诉求最强烈的比如有重回纽约、继续参与篮球这项运动、面对一种不一样的挑战、和我极为尊敬的人一起共事等等这些因素。

Krause还说你在这个崭新的位置上乾得很挣扎。

Jackson:我所能说的全部就是,我现在所走的步骤,正是当年Jerry在我离开公牛后他所走的步骤。也就是说,基本上就是清理乾净球队,再期盼能围绕一个顶尖的高顺位新秀进行重建。不知道你是否记得,Jerry在1999年的时候抽中了状元籤,选了Elton Brand,一个出色的球员,但并不是一个建队基石型的特权球员。我希望我可以做得更好。

你在尼克和骑士比赛的赛后发的推文是什幺意思?没有人能真正解读你的深意。就是关于‘篮球诸神们都要犯心绞痛’的那个,这是在喷尼克吗?还是骑士?还是在喷别的什幺?

Jackson:这是在指我的球队,以及普遍的NBA球员。每个球员每一次得到上场打球的机会就等于他们得到了一个展示更出色的自我的机会。另外我所指的是,这同时也是一名球员展示他的团队精神的机会。这是整个NBA範畴的问题。尼克方面,我们的很多球员不能完全理解球队在进攻端到底在干什幺。他们不能理解通过掩护、切入、无球移动、做出适当的传球、内线佔位、通常以特定的节奏在场上同进同退、球员们应当专注于帮助他们的队友创造好的出手机会等等一系列努力,随着进攻的深入,他们终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出手机会。然而,尼克队内乃至整个联盟到处都充斥着太多过分操心自己的个人目的的球员。我们希望把这里存在的这种风气改过来。

在《GQ》杂誌的一个採访中,Kobe压根没说过关于你的一句好话。事实上,他说他很厌恶你,你对此是什幺反应?

Jackson:啊,我的挚友Kobe Bryant……是的,我时常能感觉到他的仇视。当我在《最后一季》这本书里说Kobe无法管教时,我敢肯定,他一定恼羞成怒。而且,是,没错,我们过去经常有争执。他想要更多的自由,而我则希望他更守规矩点。这往往就是任何一个竞技领域里教练员和球员之间发生摩擦的问题来源。不过,当我二度回湖人执教时,Kobe和我合作得毫无问题,一切顺利。我给了他更多的许可权去做他的事情,只要一切都不逾越三角进攻的总体纲领即可。我们又多赢了2个总冠军。不管怎样,我一向把Kobe视为一个真正的伟大球员,一个聪明的家伙,一个非凡之人。

几周前,你说你的实验就是一场失败。然后几天前,你又说这支球队正处在你理想中它应该要在的位置,如何解释这种前后大反转?

Jackson:在赛季初,我本希望我们至少有能力在联盟中一争高下。但由于各种各样的伤病影响,加上那些拒不执行我们比赛战术的球员们,我的这种希望永远没可能实现。不过,你毕竟要给这种希望一个尝试的机会,这是必须的。一旦我们意识到这一切没可能发生,我们并非在一条正轨上前行后,那改变就必须发生。

你不得不做出改变。我们需要薪金空间和选秀的机会来重新把这艘船驶回正确航道。而且我们必须现在就立即着手做这一切,原因很简单,除了今年外,我们直到2017年才会再拥有属于自己的首轮籤,次轮籤也是一样,也要等到2017年才会再有。这几笔交易给了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薪金空间和未来的选秀权。事实上,如果我们想要通过选秀的方式来建队的话,这将是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最后机会。

谈谈那些运作?(除了交易JR和Shumpert到骑士外,尼克也把Prigioni交易到了火箭,换来了Shved和2个次轮籤,他们还裁了Stoudemire)

Jackson:我们和球探们坐下来探讨,列了一张我们有兴趣的球员名单、一张我们愿意为了得到这些球员而放弃的球员清单、以及我们球队的薪金情况在这些运作发生后会有什幺影响。然后我们联繫了超过12支球队,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谈成点什幺。

你都看上了哪些球员?

Jackson:Goran Dragic,他是一个。我通过小道讯息得知他很欢迎来这儿打球。在追求他的问题上,我们非常卖力地运作,但要价太高昂了。也许我们在这方面努力过度了,这反而影响了这件事。我得说,Dragic对于每一支球队来说都是眼下一个能争取到的球队核心人选——他是一个能突破,之后要幺自己得分要幺分球的后卫,像是Paul和Harden那样的球员。当然,不管怎幺说,这并不完全是我希望中的我们球队所要有的打法。

还有谁?

Jackson:我们也对诸如Kanter等球员有兴趣……都是我们觉得会非常适合本队比赛方针的球员。我们考虑了手中所有的选择,不过,显然,这些机会并没有出现。事实上,直到交易截止日来临前的2、3个小时,我们根本都没有进行过真正严肃的讨论。一切都是乱哄哄的。

为什幺你把JR和Shumpert交易走了?

Jackson:正如我之前提到过的,JR更感兴趣的是追求他自己的出手机会,远胜于接受三角进攻战术。再者,他下个赛季的合约有一个球员选项,这会限制我们运作上的灵活性。至于Shumpert,主要是因为伤病,每每他前进一步,就要倒退两步。还有就是因为他的新秀合约‘佔薪金空间’,这对我们在自由球员市场上能花的钱的数额会造成限制。归根结底,从现实角度来说我们手上也没有太多其它的选择,而且当时薪金正好也匹配了,这促使这笔交易最终成行。至于Prigioni,他想去一支季后赛球队,37岁的他当然值得在自己NBA生涯的末段拥有一个更好的机会。

就你目前看到的情况来说,你会如何评估在这笔交易中你所得到的2名球员?

Jackson:两名球员我都喜欢。Amundson知道怎幺打球。他能做一切事情,除了投篮,而且他现在也在苦练自己的进攻。他真的知道如何打这项职业比赛——什幺时候协防,什幺时候换人,什幺时候传球,以及什幺时候不能传球。他在防守端可以很好地站位,而且他不惧怕任何人。他的身高标的是6尺9,所以他可以在对抗身材更高大的对手时以小搏大,狂抢篮板,如果他再高出2英寸的话,他会是一个超棒的球员。

还有Lance Thomas?

Jackson:我也喜欢他。他只在空位情况下出手,虽然他的跳投能力看起来暴露了他的射程很有限。这方面我们正在努力改进。Thomas很聪明,而且是一个出色的防守者。这两个都属于是那种能通过自己在训练中、更衣室里的存在而让一支球队变得更出色的球员,都是热爱比赛、很职业的球员。

对,我注意到他从来不吃假动作。

Jackson:这都是他在杜克大学打球培养出来的。在老K教练手下,杜克的篮球规划一直是专注于篮球的基本原理。这和北卡罗莱纳大学是恰恰相反的,北卡一直依靠运动能力更强的天才球员。

这二人是会留下其中的一个,还是都留下?

Jackson:这要取决于今年夏天他们成为自由球员时追求他们的球队都是谁,以及我们签下他们的薪金是否在能力範畴内。

还有Alexey Shved?

Jackson:很显然我们对他做过一番彻底的研究。他是一个身高实打实6尺7的后卫,我们认为他可以当一个投手兼一个组织者。他算是一个‘鸡肋型球员’,我们基本上算是租借他2个月时间,但得到的2个未来的次轮籤是很重要的。

队里还有其他几个类似的‘鸡肋’球员,比如Bargnani,他就是其一。你对他的评估是什幺?

Jackson:Bargnani即将成为一个完全自由球员,他必会非常适合三角进攻体系。他有7尺1的身高,有一双长臂,高耸的双肩,天赋出众,是一个很让人着迷的球员。但有一件阻碍他的事情,那就是他的伤病史。由于多种伤病影响,此时此刻他仍然还只是处在训练营的模式——而且整整一年时间他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全职地打过球。另一个担忧则在于他是否还想继续自己的NBA生涯,抑或是想回家乡,在义大利打球。去年12月我和他有过一次长谈,我的感觉是,他更宁可待在这里打球。我知道他喜欢在纽约生活,我通过小道讯息听说他很乐意回尼克效力。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球员,他在义大利有一些非常赚钱的商业投资,所以金钱方面或许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不管怎样,如果届时我们能达成一份满足双方需求的协议的话,这肯定值得我们下功夫去研究。

还有Langston Galloway呢?

Jackson:我们用一份下赛季的非保障合约签下他,他的预期发展方向是一个双能卫。当我们将他从发展联盟召唤上来后,他打出了一个惊歎的开局,之后就撞上了新秀墙,而且撞得不轻,完全找不到状态了。但我仍然认为他能成为我们队里的一员贡献者。

对于你的球队里其他的一些关键球员你印象如何?

Jackson:Jason Smith确实提升了自己的表现,可惜后来受伤了。Larkin也是一样。很遗憾,Larkin打从赛季一开始就一直没有丝毫进步。哈达威仍然展示着他的巨大潜力,但表现也一直很不稳定。Calderon总期盼一切都能完美,然而自从我们打三角进攻以来——儘管期间有在进步——但仍然距离完美十万八千里。Calderon对此很郁闷。当他出现这种情绪时,他打球就很紧,就会犯错。不过儘管如此,总的来说大多数球员还是打得很努力的。

在我们之前的讨论中,你列了很多自由市场的目标人选,都是你在这个赛季结束后有意去追求的。对于追自由球员的整个程式你最近又有些什幺想法?

Jackson:这很微妙。问题在于,大合约要怎幺砸?是给一个已经打出名声的球员?还是某个高风险的潜力股?而且,市场上还有很多实力确实很出色,但并非赢家的球员,这种人向来都不缺——诸如像Joe Barry Carroll、Glenn Robinson、还有更多球员我不必一一点名。然后,还有像小Gasol这样的球员,他绝对是个赢家球员,他的薪金可能必须在1800万美元左右,但这个数字严重限制了我们对其他球员的追求。

有些人说你无法说动自由球员来纽约,有些人则持相反观点,你的看法呢?

Jackson:这儿的州税和城市税是箇中问题之一。比如像德克萨斯和佛罗里达那样的地方,它们就都不存在这些税。但即便如此,纽约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这里的生活方式是不可複製的。当和自由球员谈判的时间到了时,我会提到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好处,还会谈到每个球员都是多幺地切合我们的比赛方针,他们在三角进攻中的角色都将是什幺。在我心里,用不了多久时间,尼克毫无疑问将成为赢家,成为成功者。而放眼任何职业体育领域,没有什幺成就可以和在纽约收穫成功相媲美。

在NBA总冠军赛结束后交易市场还会再度开放,届时你还会积极运作吗?

Jackson:我们这个赛季通过交易球员也收到了一些交易特例,所以我们可以进行相关操作,另外就是如果其它球队有吸引我们的交易方案我们也会接受,比如我们可以随便选择对方阵容中的任意一名球员,条件就是和他们交换今年的选秀顺位。当然,这完全要看最后乐透抽籤的结果。

你对纽约城对于这个惨淡赛季的反应有什幺看法?

Jackson:球迷们一直都很棒。他们来麦迪逊花园看球,为我们所奉献的每一次好表现欢呼喝彩。媒体对我们则实实在在是一路批判,特别是针对我。但我能理解,他们的工作就是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如我之前说过的一样,媒体可以做或说一切他们高兴的事情。对我而言,我可以轻鬆做到无视他们,因为我目前在做的事情就是我被聘请来这儿所要做的工作。

那是?

Jackson:去建立一套在我任期结束之后依然能够继续为尼克所用的篮球之道。

日期:2015年3月23日

尼克战绩:14胜57负

精品阅读:禅师档案Goran Dragic堪比Harden Phil Jackson坐在同一间豪华私人包间的同一张圆桌旁——就在圣诞节前我们在这儿碰过面。这个房间依然被外观看起来很不舒服的金属椅子包围着,一个巨大的电视萤幕依然固定在大墙上。哪怕桌上摆的小吃也是差不多一样的。

即便3个月过去,今天的Jackson对于他的球队的诸多看法依然也还是同样地类似。

“对于上週五我们输给76人的那种输法我感到特别不高兴,”Jackson说道,他提到的是3天前尼克81-97不敌76人的那场比赛,因为76人只是一支17胜的球队。“当76人的防守充满侵略性地拒绝了我们在侧翼的进攻尝试后,我们无法自动反击。我们应该让中锋快速跑到高位,从一名后卫手里接球,然后传给一名侧翼球员,此人则将完美地安排出一个返跑战术。然而这些没有一样发生。中锋们在低位不佔优势时,他们也不做返跑。赛季打到这个阶段了,这样的失败是很令人厌恶的。”

Jackson随后开始对他的多名球员做详细分析:

“Shved一直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惊喜,”他提到这个在交易截止日前从火箭得到的26岁的后卫,“每次当他拿球在手时,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怎幺做。当他冲击篮筐时,他也很狡猾,而且他是一个让人惊歎的内线传球手。但他也是一个不太稳定的投手,因为他的出手有点低,所以大部分他投丢的球都是打到篮筐前沿的。同时,他也不是非常强壮,所以最轻的撞击都可以将他撞飞。这取决于他愿意在这个休赛期花多大功夫苦练自己的力量,但他肯定属于讨人喜欢的一笔引援。”

Galloway在“全速狂奔地撞上新秀墙”后尚未从中完全恢复过来。

对于Bargnani在因伤错过上半赛季的大部分比赛后现在终于可以迴归,而且打得相当不错,这方面Jackson还是很高兴的。“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投手,那些防守人不得不吃他的投篮假动作,”Jackson表示,“不过即便如此,当Bargnani做突破时,他几乎始终是直线前进的,他极少做任何类型的变向,甚至有可能是从没做过。他就是这幺受伤的,因为他无法避免使用这种突破方式所导致的身体接触。”

Jason Smith则得到了Jackson最直白的点评:“你可以通过他的举止得出结论,那就是,他对自己打替补并不高兴。由于Bargnani之前伤停,Smith曾被迫去扮演先发的角色,但是自从他打替补之后,他的投篮表现一直不好,在防守端的积极度也下降许多。”

儘管Jackson承认Larkin的表现有了进步,但他仍然对这名小个后卫球技的一个重要方面不满意:为内线喂球。Jackson所带的所有总冠军球队都有一个能够利用自己的大屁股在低位建立位置,并保持自己的要位的中锋。但Smith、Bargnani、Amundson,都欠缺同样的臀部肌肉,所以他们必须利用自己的双手和双肘去卡住他们的防守人。

总体而言,由于伤病原因,替补球员必须去打先发球员的出场时间,“许多球员都被累垮了,因而我们经常单纯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完整地战斗48分钟时间而败北。”

面对现状的一团糟,Jackson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未来——特别是在7月1日就能展开追求的众多完全自由球员们,以及即将到来的选秀。现在,尼克的成功——同时也是Jackson的——已经没有祕密可言,它完全取决于Jackson在这个休赛期的决策。

“这将是一届相当高质量的选秀,”他说道,“有很多球员我都真心非常喜欢。俄亥俄州大的D’Angelo Russell、杜克大学的Jahlil Okafor、还有一堆肯塔基大学的球员:Devin Booker,一个身高6尺6的后卫; Willie Cauley-Stein,一个身高7尺的前锋,高中时打过橄榄球的外接手位置,他很喜欢身体对抗;当然还有Karl-Anthony Towns。”

在尼克应该能抽中状元籤的大前提下,那幺Jackson的决定无非是在Okafor或者Towns之间二选一。不过,在最近观看了肯塔基大学的比赛,并直击过他们的一场训练课后,Jackson对于Towns有自己的意见要发表:“可以肯定的是,Towns在防守方面比Okafor强,然而,哪怕在上赛季有限的出场时间下,Towns还是永远处在犯规麻烦中。而且,他并不是实打实的那幺强壮,他的身体主躯干部位并不是特别壮。再加上,他的一双大脚会令他在人挤人的油漆区里移动困难。我想,4年时间Towns会成为一个比Okafor更出色的NBA球员,但Okafor是眼下而言NBA準备度方面更充分的球员,而我们需要的就是立即的帮助,越快越好。”

另一个Jackson喜欢的可选目标是Mudiay,一个6尺5的控卫,他选择去中国打球,取代去上大学。“他在那儿受伤了,”Jackson做着报告,“他打球的时间不够长,没能和他的新队友们建立起相应的联繫,但这个孩子是一个团队球员,而且非常有天赋。”

除了观看数小时的比赛影片外,Jackson称他还做了很多被他自己形容为“网路活”的工作来準备这次选秀。

“努力从一名球员身上发现他的三观属性是极为重要之事,”他说道,“他把什幺看得很重要?他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进入什幺样的方向?他是一个领袖还是一个随从?他是否听管教?他的生活圈子多大?拿Mudiay来说,他有一个贫困的家庭,因此他需要立即赚钱,他在中国打球能够立即拿到钱,这件事情就极大程度地反映出这个年轻人在优先顺序上是怎幺排的。”

一方面尼克要看乐透抽签结果到底怎样,另一方面Jackson也可能选择向下交易选秀顺位。“很有可能我们交易掉选秀顺位,却依然还能得到一箇中意的新秀,同时还能得到一个已经打出名堂的球星,再加另一个有可能成为未来準明星的年轻球员。反正届时机会很多,将有大量的可能性出现。”

不过即便如此,Jackson仍表示,NBA目前流行的打法将大大影响他对自由球员市场的研究方向。

“用一个有投射能力能拉伸球场空间的4号位球员来配合挡完拆、挡完接球投的打法是全联盟都在盛行的打法。这意味着,在防守端,大个球员必须做到要幺能换位,要幺能抢出去阻止后卫们的突破。像Bosh、Noel这样的球员就能做到,而像David Lee、Monroe这样的球员就不能。所以,寻找有能力而且也愿意迎合我们的特定需求的特定球员是要比单纯腾出大量薪金空间为了花掉而花掉来得更重要的。再加上,还有另一个制约因素,那就是直到我们能确定小Gasol或者小Jordan是否进入自由市场前,我们只能按兵不动。”

Jackson还将寻觅一个能突破篮下的后卫。“Matthews是我们的完美之选,但他正处在跟腱重伤的恢复期中,所以这方面有可能是个麻烦。”

除了那间私人包间,这个夜晚的麦迪逊广场花园还有一个明视讯记忆体在的“一切都再熟悉不过”的情形:尼克又吞一场败仗,这一次他们82-103惨败灰熊。

可Jackson依然很乐观。

“关于一支球队在短暂的几年时间内化腐朽为神奇的例子有很多,”他说道,“比如当塞尔提克添了Larry Bird时,或是O’Neal和 Hardaway驾临魔术。所以,尼克球迷有大把的理由继续坚定信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