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立光也佩服他!北台湾的光学独角兽,打入苹果关键供应链

除了位于台中的大立光,台湾竟出现第二家在苹果供应链有关键地位的光学厂?手机业老将、白金科技创办人兼执行长彭新淼,接受《天下》独家专访,谈他如何花 11 年,打造出世界第二大蓝玻璃滤光片厂。

贾伯斯最后遗作、2011 年底上市的苹果 iPhone 4s,是第一支照相品质足以媲美专业单眼相机的手机。有此利器在手,果粉到处自拍打卡的风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iPhone 4s 成像品质大幅提升的关键之一,在于苹果首度在手机相机导入蓝玻璃滤光片,可吸收多余的红外光,还原物体的真实颜色。此后,蓝玻璃滤光片也成为包括三星、小米等所有高阶手机相机的标準配备。

白金科技,这家几年内急速窜起的台湾光学新秀,甚至破天荒赢得业界龙头大立光的称许。

「高阶(手机)市场能供货的滤光片厂商不多,他们做的(产品)难度很高,技术能力非常扎实,我们配合很久了,」鲜少曝光的大立光董事长林恩舟对《天下》说。

白金科技的产品虽广泛用于苹果、三星、华为等大厂的高阶智慧手机,但却出奇低调。不但没有上市上柜的打算,过去慕名而来的法人、媒体,一概吃闭门羹。

白髮儒雅的白金科技创办人兼执行长彭新淼(见首图),于 3 月中旬接受《天下》独家专访,首度揭开这家光学「隐形冠军」的神祕面纱。

光学界的隐形冠军

他毕业自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是合勤电子创办人朱顺一、大霸电子创办人莫皓然的同班同学。

他在手机业辈分极高,曾在美国第二大电信商 GTE(后併入 Verizon)任职,后来到大霸电子担任董事和中国品牌研发 CEO。直到 2005 年左右,公司出现鉅额亏损后离开,从此花了十多年时间,在光学业打造出人生第二春。

现在白金科技在台湾已有员工 1,200 人。随着业绩持续成长,预计新竹新厂完工后,今年底会增至 2,000 人规模。

彭新淼以业务机密为由,对于公司具体营收、毛利三缄其口,但熟知该公司状况的资深业者表示,由于滤片利润不低,白金的未上市估值肯定超过「独角兽」门槛(10 亿美元)。

但彭新淼并未喜形于色。见过科技业无数大风大浪、大起大落的他,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墨宝,大字写着孟子名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教训随处都是。他的新竹新厂,是去年 7 月收购的一个闲置的旧厂。原先主人是光学玻璃同业,也曾是苹果供应商。结果短短几年被中国的蓝思、伯恩追过。「就是跑得不够快,」他总结教训。

他带着《天下》记者参观,傍晚走到 1 楼大厅时,竟大半灯光都关掉。「这是跟大立光学的,」与林恩舟交好的彭新淼解释,「他们 1 楼大厅都暗暗的,创新投资很重要,但是 cost down 可以比气长。」

专做最小的、没人做的

2004 年离开大霸后,彭新淼虽仍看好手机的未来。但人生中的第二次创业,打算专攻手机的关键零件,要做「最小的、没人做的」,转向光学材料领域,也逐渐找齐技术团队。

只不过,彭新淼从手机转进光学材料的雄心壮志,并未立刻引起共鸣。

一开始募资,他虽一一拜会华硕、宏碁、英业达、广达、鸿海等电子五哥高阶主管,却都抱持观望态度(后来才慢慢加入),只有同班好友、合勤科技的董事长朱顺一支持。

2007 年成立的白金科技,创业前 3 年,是在亏损中度过,直到第四年开始转亏为盈。「蓝玻璃(滤光片)是异军突起,」彭新淼表示。

苹果上门前,白金科技做的光学玻璃种类繁多,也跨入医疗设备应用。量虽小,但收入可以维持公司营运。

开发出蓝玻璃技术之后,苹果虽闻风而至,希望导入 iPhone 4 的相机镜头使用。白金科技却受限于产能太小,不管设备与人力,都无法满足苹果动辄数千万支手机的大量需求。

直到 3 年后,白金从新庄迁入五股新厂,才正式接下 iPhone 订单。

玻璃熔炼的技术与艺术

蓝玻璃滤光片并不是全新发明,以往的高阶单眼相机镜头也有这样的技术。超过百年历史的日本光学大厂旭硝子、德国卡尔蔡司基金会(Carl Zeiss Foun-dation)旗下独资企业 Schott,都是深耕多年的巨人。

难就难在蓝玻璃滤光片要能轻薄短小,厚度必须低到一根头髮直径的三分之一,才能塞进手机、笔电的相机镜头,而且良率、光学特性不能减。

现在,白金科技已经是苹果的蓝玻璃滤光片两大供应商之一,和旭硝子平起平坐,德国名门 Schott 则没有打入苹果供应链。

白金科技可以击败百年大厂,关键就在玻璃熔炼的技术、半导体等级的一条龙製程,加上抢先时势的精準预测。

「玻璃熔炼是种艺术,」彭新淼说。手机产业出身的彭新淼之所以能驾驭这项艺术,靠的是强大的技术团队。

大立光也佩服他!北台湾的光学独角兽,打入苹果关键供应链

这些厚度不超过头髮直径三分之一的蓝玻璃滤光片,就是白金科技创造奇蹟的重点产品。

创业初期,彭新淼正好碰上拥有十年以上经验的团队。这个不到 5 人的核心成员,加上四处招揽而来的玻璃技术人才,以及国外顾问的协助,才打造出玻璃熔炼的关键技术。

也因此,彭新淼一口答应让《天下》参观抛光、切割,镀膜产线,唯有位在总部顶楼的玻璃熔炼区严禁进入。

蓝玻璃配方、製程的难度极高,包括光宝董事长宋恭源投资的金居开发、鸿海都曾投入,甚至挖走一部份白金科技员工,最后都没有成果,纷纷退出市场。

做到垂直整合,保障品质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界高阶主管解释,国外的蓝玻璃滤光片製造商,如旭硝子、Schott 或是 Hoya,都只做光学材料。玻璃熔炼完,就交给其他厂商去加工、製作滤片,只有白金科技是从材料做到产品,直接供货。为的是让品质和交期更有保障,不受外包影响。

白金大股东朱顺一以半导体产业比喻,白金科技的垂直整合,「就像是半导体晶圆厂从硅材料做到单晶硅晶棒一样。玻璃熔炼完就切割,跟晶棒切割成晶圆一样,再镀膜、加上有机、无机材料、封装,都等于是半导体后段製程。」

「我满佩服他(彭新淼)的眼光和规划,」林恩舟说,「他们(白金)做很多冷门的产品,愈冷愈有价值。把基础材料变成产品,做到最前端。」

跨入最热门的 3D 领域

白金科技更已跨入当今最热门的 3D 感测领域。

一位美国高通主管透露,全世界仅有白金科技与美国大厂 Viavi 可以量产 3D 感测关键零组件──IR Band Pass Filter(红外光窄带滤光片)。

这种特殊滤片材料虽与蓝玻璃不同,但功能类似,彭新淼解释,都是把滤光片放在最后一层镜片和感测器中间,当作最后把关,把不必要的光拿掉,让脸部辨识、自驾车的距离侦测更精确。

随着产品愈做愈多,从手机镜头跨入 3D 感测、车用,产能也成了白金科技能否持续扩张的关键因素之一。

5 年前,白金科技的总部从五股搬到华亚科,还有苏州和新竹两个厂区。过去两、三个月,白金科技就招了 100 位工程师,从材料、化学到光学、自动化、设备兼具,要让产品设计和设备同时扩充精进。

儘管每年都有大量资金需求,但彭新淼坚持不让公司上市募资。「材料的研发需要很长的时间,风险也高,若同时发展几种不同的材料,资源投入很大。公司若是上市,为顾及短期股东报酬,就无法放开投资的力度,」他解释。

当愈来愈多的苹果供应链台厂,面临中国厂节节进逼时,彭新淼专找「最小、没人做的」利基产品的深耕哲学,也许正是台湾从红色供应链突围的解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